江西南昌穿透性角膜移植术,江西南昌粘连性角膜白斑,江西南昌穿透性角膜移植

2018-01-18 07:57:05  来源:新华社
  

江西南昌穿透性角膜移植术,

  广州曾是收藏石涛绘画作品的主要地区

《白砂岭》 纸本 弘仁

《云房舞鹤图》 髡残

《搜尽奇峰打草稿》 纸本 石涛

《书法》 纸本 八大山人

《鱼》 纸本 八大山人

  专家导览

  弘仁清高

  髡残纠结

  八大孤愤

  石涛活泼

  四僧的画好在哪里?

  文/王见

  特邀专家

  王见:广州美术学院教授、广州美术学院书法研究所所长、广东省文史馆馆员。

  近日,北京故宫博物院推出“故宫博物院藏四僧书画展”。展览选取院藏“四僧”佳作,以时代为序,力争将“四僧”最为典型的面貌展示给观众。

  中国清代绘画,在当时政治、经济、思想、文化等方面的影响下,延续元、明绘画的传统,文人画呈现出崇古和创新两种趋向。具有特定的时代风貌。在题材内容、思想情趣、笔墨技巧等方面各有不同的追求,并形成纷繁的风格和流派。崇古以“四王”为主要代表,遵循正统成为清代绘画的主流。而以活跃于明末清初的四位僧人石涛、八大山人、弘仁、髡残,画史上合称“四僧”。他们标新立异,不守陈规,主张在继承传统绘画的基础上,师法自然造化,具有鲜明的艺术风格。他们的书画作品个性鲜明,面貌独特新颖,在极富艺术内涵的同时,也充满了勃勃生机。他们的艺术成就对清代乃至近现代、当代绘画均有巨大而深远的影响。

  “四僧”绘画作品的流传与收藏,是清代中期以来文人画鉴藏史的缩影。清代宫廷中收藏的“四僧”作品极少,这与石涛、八大山人、弘仁、髡残的明遗民身份以及宫廷趣味有关。现在故宫博物院所藏“四僧”的作品都是1949年至今陆续征集的。

 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,岭南曾是收藏“四僧”之一石涛作品主要地区。乾隆中后期,广东出现不少集中收藏石涛的藏家,如黎简、吴荣光、叶梦龙、潘正炜、伍元蕙等,曾有“石师遗墨,粤中独多”的说法。故宫今存世的石涛重要作品大多属于他们的旧藏。其中,石涛的代表作《搜尽奇峰打草稿》《黄山八胜图册》就收藏于清代广州藏家潘正炜的“听帆楼”。这也反映了清代广州在收藏、绘画领域具有的文人审美趣味。

  值广州美术学院教授王见先生刚刚在北京看过此展,特邀其为我们栏目撰文,结合鲜活的观展感受以及从画家身世、经历、心理以及绘画本体多角度为读者去解读、鉴赏“四僧”的绘画。 (陈运成)

  先说弘仁。弘仁号渐江,其画好在删繁就简。如果从技巧看,笔精墨良;如果从意境上论,清丽绝尘。就算你不懂画,但你看渐江之画只要一眼,便心生欢喜。因为他的画悦目而赏心。

  再说髡残。评说髡残的画,一般都用他的名号“石溪”。石溪之画好在苍苍茫茫。不管你喜不喜欢,画面看上去会令人有沉郁之感,或者沉重之意,或者沉闷之气。用笔多潦草,多枯笔,让人能感到某种躁动和不安。因为髡残虽已出家,但心中波澜还在,然又“寡交织,辄终日不语”。所以,可以说髡残虽身在佛门,但心在俗尘,唯借山林而抒沉郁忧结之意。故笔下之纷乱实乃心中之不平——这正是中国书画写意精神的玄妙,想假假不了,想藏藏不住。渐江也是出家人,但心在佛门,神在自然。比髡残高明。虽然年轻时反清复明,一腔热血。然一入佛门,则笔下无波澜,心静如止水。拿得起,放得下,将理想的热情切换到对自然的热爱。十四年潜心向佛不过是十四年以黄山为师。可是,一般都认为渐江之画是涕泪无声的伤心,冷眼避世的决绝——解读过了。其实,渐江的笔下是有清冷的萧疏,但不乏草木之欣欣,人情之殷殷。那种看似静寂无声的绝尘,实是自然之山林的真实写照。他的心——愉悦,轻快,开朗,明媚。

  渐江与髡残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精神气象。

  八大山人(以下简称八大)的画好在“极简”,但“极简”不好言说。看他的画多是一根线,一片叶,一只鸟,不知道好在哪里?但那个总是翻白眼的鸟,一般都会引人注目。八大的画具有划时代的意义。这个僧人可不一般——是一个在中国古代美术史上地位非常重要的人;是一个影响中国写意花鸟画几百年的人;是一个让齐白石自言“甘心走狗列门墙”的人。

  八大与渐江在思想情怀上有一致,都对清朝心怀愤懑。不过渐江是平民,八大是皇族。明朝灭亡时,八大18岁。故国破家亡之感比渐江更加强烈、更加刻骨、更加铭心、更加绝望。但他不会像渐江一样跑到山里打游击,反满清。然而他会把绝望换成冰冷的抗争,然后再把抗争切换成诙谐与调侃。所以无论画鱼,还是画鸟,总是翻白眼,把孔雀的羽毛也画成清王朝官服上的顶戴花翎,每幅画上都有一根墨线直上云霄……心如死灰,气若长虹——实际上就是用笔墨技巧画“漫画”!

  八大的冰冷是真冰冷,八大的绝望是真绝望。他没有——满纸荒唐言,只有——一把辛酸泪。画,就是他精神的不屈!画,就是他孤愤的呐喊!这种画好不好呢?

  石涛的画好得很!好到你闭上眼睛说好都没人质疑。石涛的画,好在生动,好在活泼,好在崇拜自然——搜尽奇峰打草稿,好在尊重自己——古人之须眉不能弄在我的脸上!古人之肺腑不要装入我的腹肠!

  石涛的名气大得很!他写的一本《画语录》,一句“笔墨当随时代”经久而不衰。可是最近被人质疑了,说你们把人家的原意理解反了,石涛的意思是笔墨不能当随时代。是吗?

  石涛也是皇族,同八大一样。但级别比八大低很多。此外,明王朝覆灭时,他才两岁。因此国恨家仇的事,他体会也不深。所以,尽管石涛在当时已名满天下,但一听清皇帝南巡,就赶紧跑去迎驾。看起来可能是想摆脱民间艺术家的身份。因此,这件事总被后人诟病,好像缺了八大的气节。其实,这种总拿立场态度关照艺术的说法也有问题。如若从另一角度看,说石涛是一位很有进取心,很有事业心的画家。有满满的正能量,积极向上,行不行呢?

  与八大的嘲讽不同,与髡残的不忿不同,与渐江的清丽也不同。石涛世俗,热情,无失落之意,少灰心之情,大体上是一个热爱绘画的单纯之人。所以他的画意趣盎然,笔墨生动,深得众人喜欢。这次北京故宫“武英殿”四僧相聚,展出石涛精品甚多,其中《搜尽奇峰打草稿》一画尤其精彩。画中线条无拘无束,树木形态奇怪别致,颇有现当代感。经深思细察,方悟此画乃石涛未完之作,有如书法之兰亭草藁之情趣。

  石涛虽为僧人,然勇猛精进。如果说弘仁、髡残、八大的个人精神具有内向封闭的倾向,那么石涛则是将个人精神走向社会的开放。

  弘仁清高,髡残纠结,八大孤愤,石涛活泼。四僧之画,好就好在精神各异,面貌各具。然而,我们也应明了——此非画僧个人努力之功,此乃时代历史巨变之果。

  是故,大师者,无须呼唤。大师者,历史造就。

【责任编辑:陈颖】
相关新闻
  
     
  • 陈国锐与米线手艺

    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个米线不是食物,在长乐市古槐镇高楼村,这可是当地失传了近70年的老手艺。

    陈国锐与米线手艺
  • 林容生:温婉如清风

   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。但是,你不可能说每个人他都能够把这种特点在他自己身上体现的很充分。

    林容生:温婉如清风
  • 林圜:守护方言 传递乡音

    福州方言的历史,大概有几千年的历史了,那真正形成现在的福州方言,是从衣冠南渡,八姓入闽开始

    林圜:守护方言 传递乡音
  • 日新闻排行榜
  • 周新闻排行榜
  • 月新闻排行榜